MENU

香甜的西方


随着中国经济的腾飞,我们的国力大幅增强,我们逐渐的回到了世界舞台的中央,我们的自信心也逐渐恢复。在知己方面,我们开始了一个新的自我认识的运动,这场运动最终的标志就是建立对华夏文化自信。我们正在对自己有了全新的认识,但是在知彼方面近200年来,我们似乎并没有一个本质上的改变。我们在认识西方的过程当中,确实有很大的缺陷和误区。

西方带着发达经济体的光环,我们看西方,往往要么是望远镜,要么使用显微镜,我们缺少的是一个透视镜,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们往往会过度相信西方传递给我们的信息,西方有意给我们展示一些包装后的西方世界,并把这个包装好的西方,灌输成真实的西方。比方说,西方往往告诉我们他们的制度,体制,他们取得成功的原因。制度体制的精髓就是三权分立,司法、立法、行政三权分立,其实真实世界里他们不但不存在分立的这样一个说法,而且相互制衡更是一个完全理论上存在的东西,现实当中根本不存在。

比如法国,要想弹劾总统,基本上没这个可能。三权分立,完全不能反映法国社会整个权力结构。其实在西方社会真正的权力就是政府职权、资本财团、大众传媒,其中又是以资本财团为核心。一个普通的法国人如果他遵纪守法的话,他可以一辈子除了去投票,和政权毫无关系,但是他却时时刻刻受到另外两大集团的塑造与控制,比如说财团,每一个人都有工作,她就会受雇于一个财团。而每一个人都每天都在接触,大量的来自外部的信息,他思想上就会受到媒体的操纵。可见西方理论上告诉我们的三权分立与实际上的资本,政权和大众传媒真正的三大权力的分立是完全是两码事,所以我们要知道,我们不能仅仅从理论上去认识西方。因为西方掌握这个世界的各种话语权,西方的理论,有些是从实践当中来的,但是更多的是一种拍脑袋跳大神的理论。西方往往会设计出各种理论,目的就是更好的统治这个世界而设计出来的。他推销给其他国家其他地区政治,经济上的顶层设计,往往是包藏祸心,设一个一个的陷阱让人跳,为的就是掠夺。比方说苏联解体后,因为苏联解体而带来的巨大冲击使得整个俄罗斯在90年代初仍然处于混乱和失序的状态。俄罗斯的国内生产总值在90年代初断崖式下降,仅仅相当于苏联1989年国内生产总值的一半。失业率更是高的惊人,失业人口最高的时候曾经多达1000万人。而苏联时期遗留的高度集中的政治经济体制却没有得到纠正,所以,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俄罗斯开始了激进的经济改革,所以就吃了西方抛过来的药丸--休克疗法。它的结果我们都已经非常熟悉了,苏联半个多世纪的建设和积累的财富,旦夕之间被西方掠夺而空,他的惨状比一个战败国都不如。

这个休克疗法完全是错,苏联改革如果像中国一样,从他的强项开始,中国是从农业,农村从三农改革开始,苏联从它的能源,很可能苏联就不会解体,很可能西方就树立起一个强大的敌人,而这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我们实际上并不知彼,但是我们还缺乏自知之明自以为很了解西方,这就会根据西方的理论在脑子里构筑出一个非常完美的西方,在反过来用这个完美的西方,作为衡量我们自己的一个坐标系。用一个我们脑子里想象出来完美的西方来衡量我们自己,那么心理差距就会非常巨大,会造成一种现实幻灭感。

台湾作家柏扬写过一本叫丑陋的中国人,以前读的时候,真的是觉得中国人怎么那么丑呢?西方人怎么那么高大上。后来觉得其实在柏扬笔下的西方除了很小一部分的表面的观察意外,很大部分都是他自己臆想出来,自己在头脑当中构筑出来,他用这个头脑当中构筑出来的完美的没有缺点的西方世界来衡量中国。这就好像捧着西方的臭脚说她芬芳美妙。然后反省自己脚怎么那么臭。非常遗憾的是这样的现象,也存在于某些伟大的思想家当中。比方说,伟大的思想家鲁迅,他告诉年轻人应该读什么书的时候,是说我们要少读甚至不读中国书,而要多读外国书。为什鲁迅会这么说呢,因为在狂人日记里面他提到,他读中国书满嘴的仁义道德,但读到半夜,字里行间读出两个字叫“吃人”。后来我才知道,中华文明,中国的传统文化,确确实实是满纸的道德仁义,但是这是实实在在的,我们提倡的是仁义礼智信,我们一向是以善待人,中华文明不是有神论文明,我们人人平等,我们都是要以仁待人。相反西方世界是一个宗教社会,一神教的文明才是把人分为两类,我们和他们,上帝的选民和迷途的羔羊,文明人和野蛮人,自由人和奴隶,这才是出现要消灭异端,消灭异教徒,所以说中国的文化是吃人,应该说鲁迅对满清式封建社会的批判是非常深刻的,但是如果把华夏文化批成是吃人的话,那一神教文化简直就是地狱了。所以我们千万不能在我们头脑中,虚构出一个,完美无缺的西方,然后用这个完美无缺的西方来衡量我们自己,这样会使我们得出一个非常错误的结论。所以这个时代需要一个新的启蒙运动来重新认识西方,重新认识华夏。

无标签
最后编辑于: July 12, 2019
Archives Tip
QR Code for this page
Tipping QR Code